Aelous-Blog

养一猫一狗,猫叫夜宵,狗叫宵夜

0%

午后四点读后感

刚到长春一周,因为疫情,所以自我隔离了一段时间,前些天因为省图关门比较早,便去当当阅界自习。因为去的时候已经下午 4 点多了,我还有工作要做,所以就在书架上想挑一本薄一点的书看看。

正巧,畅销书中有一本书引起的我的注意:《午后四点》,和我到的时间相称。本以为是一本放松自由的书籍,午后四点喝点下午茶什么的。却怎么也没想到内容的“荒诞”,情节紧密窒息,步步紧逼,让我这个没什么文学修养的人,看前半节竟然有那么些没看懂,看完全书又重新看了下。因为事情确实有些繁杂,象牙塔的生活倒也没那么悠闲。

直至今日才写下读后感,书籍推荐度:4 星。

首先打开是作者介绍,有这样一句话:“法国每年都有两件事值得庆祝。一是葡萄成熟,二是诺冬新作问世。”

作为一名“不信邪,并且对社会抱有深深怀疑”的人,我自言自语,这又是个虚假信息。

书中介绍:“诺冬全名阿梅丽·诺冬,比利时法语小说家,1967 年出生。自 1992 年出版处女作《杀手保健》以来,她一年出一本书,年年轰动,本本畅销,成了欧洲文学界的‘神话’。她的作品已被译成 40 多种语言,深受读者喜爱。”

“诺冬喜欢写作,每天必须写四小时以上,每年都写三四本书,至今仍是如此,但她每年只出版一本,并且永远是在同一家出版社,永远是在同一个季节。出道至今,她已出版了二十八本书。”像极了刻意炒作,但是我有些动摇并且对这本书产生了兴趣,不可能大家都是傻子。于是开始看书:啪啪打脸。

我阅读速度其实算比较快的了。这本薄薄的书,我竟然看的很慢。为什么呢?

小说故事简单,单一主线,不像我喜欢的作者东野圭吾的小说故事线那么密集。不经常看小说的人比较适合,我这种经常看的人会觉得有一些许乏味。
但是看着看着,就会发现,语言之细腻,正如译者序言中的描述:
“诺冬的小说没有什么惊天动地的情节,也没有宏大的背景,人物不多,不涉及重大题材,书中探讨的往往是生活中常见的命题:友谊与背叛、美与丑、善与恶、道德与虚伪、正义与非正义。爱情、死亡和哲理构成了诺冬大部分小说的支点,而把它们连接起来的,是敏锐的观察、犀利的语言、巧妙的思辨和无处不在的黑色幽默。”
“诺冬是学哲学出身,不满足于在书中讲故事、玩小聪明,而是更喜欢在书中展示自己的学识,引经据典,把历史、宗教、神话、哲学和文学等方面的内容穿插在字里行间。故事讲述到一半,她开始探讨起礼貌、虚空、善恶等问题来,妙语奇思也随之而来。”

书中主要故事是,一堆退休夫妇为享受清净生活避世隐居到林间,相隔三十多米有一户并且只有一户人家,男主人是一位胖胖的医生。但是这位医生并不像普通的胖人那样和蔼可亲,反倒是沉默寡言,暴躁易怒。

这位邻居每天下午 4 点钟来拜访他们,6 点离开,乍一看觉得这个邻居十分热情。其实不然,邻居的不请自来,态度强硬,以及沉默寡言,让这对夫妇受尽折磨。试问每天下午 4 点到 6 点,你的家被新认识的邻居敲开,打断了你外出欣赏大自然的美好生活,客人坐在他认定的位置,犹如一个国王,不与你说话,喝着他要的咖啡。你如是不陪着他,他甚至会表现出生气的状态。

男主人公是一个退休教师,是一个将礼节看的非常重的人,医生来的无数天,他从一开始的礼节,变成了折磨,邻居的拜访成为了他们生活中一个最大的难题。他们尝试用装病的方式躲避医生的拜访,不曾想医生不实趣,疯狂砸门,并且在第二天责备他们。最终男主人忍无可忍,发飙将怪医生轰出家门。

他们曾邀请医生带着妻子一起来,然后他们结识了医生贝尔纳丹的妻子贝尔纳戴特,一个生活中只剩下了吃和睡,房间无比脏乱差,生存状态和生活状态一团乱麻的胖子。
看到这里我的脑海中仿佛有了画面,但是却很难想象。文中描述:“当贝尔纳丹太太进来时,我们都停止了呼吸。她就像费里尼影片中的人物那么可怕。不是因为她像那个人物,远远不是,而是她几乎不像个人。邻居跨进我们的门槛,然后把手伸向外面,他从外面慢慢地拽进一个什么巨大的东西。那是一大团肉,穿着一件裙子,或者说那团肉被包在一块布里面…她肥肥胖胖,皮肤太白、太光滑了…这个东西是个囊肿。”

文中穿插这一段,男主的女学生来拜访,不巧撞到了怪医生也在,尴尬的场面一度让学生愤然离去,认为自己的老师老了,不再睿智,博学。最终从当然当然的肯定中表现出再也不会来访。

随着故事发展,男主人满满的了解到了医生所过的生活,在一个失眠的夜晚,男主还救下了试图去自杀的医生。但是事后没过多久他就后悔了,他认为医生的生活毫无生气,没有意义,比死掉还可怜。男主还特意写了两行留言深夜从门缝递进怪医生家,等白天到了又后悔劝怪医生自杀,再次入夜又一次推翻白天的想法,觉得怪医生就应该自杀,自己结束了其生命,前前后后男主反复无常的心理描写写的特别精彩。

怪医生自杀未遂在医院抢救时夫妻二人担心“囊肿”太太便折返再次前往怪医生家,发现医生家臭味熏天,客厅里到处是乱摆放且走的极准的钟表,“囊肿”太太在二楼此时正在酣睡,男主被她巨大且频率一致的鼾声竟然催眠倒地就睡了(男主可是常年失眠患者)。从整体的环境描述都让男主发现怪医生其实非常厌世,他什么都不喜欢,而她的“囊肿”太太却能吃能睡。

最终结局是男主用枕头闷死了医生,帮助他如愿的迎接了死亡。但我个人更多的视为是一种谋杀。
夫妻二人将医生的妻子接到了自己家来照顾。

夫妻二人为了快乐的生活而藏起来,却被邻居的敲门毁于一旦。这无声拜访就像一场没有硝烟的暗战,谁先开口谁就输了。

《圣经》中有句话说:“如果有人敲你家的门,你就要开门。”

诺冬用这本以温柔开场,杀人结束的小说回应这一切。

End~~ 撒花= ̄ω ̄=花撒
如果您读文章后有收获,可以打赏我喝咖啡哦~